當前位置: 首頁 >  公證百科 > 理論園地

政府清理證明背景下,繼承公證中如何更有效獲得案件信息

 

2019-04-12 09:45:50      編輯:admin_bl

文/重慶市中信公證處 潘微
      繼承公證是我國公證機構的傳統業務,各公證機構在長期業務辦理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司法部、建設部于1991年聯合下發的《關于房產登記管理中加強公證的聯合通知》執行20多年來,房產繼承公證有效地預防了房產繼承領域的糾紛,保障了當事人繼承權的實現,減少了繼承訴訟,實踐充分證明了公證機構和公證人在繼承領域的地位和作用。
      《公證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申請辦理公證的當事人應當向公證機構如實說明申請公證事項的有關情況,提供真實、合法、充分的證明材料;提供的證明材料不充分的,公證機構可以要求補充。”中國公證協會第五屆常務理事會第九次會議于2009年10月22日通過的《辦理繼承公證的指導意見》第三條規定:“當事人申請辦理繼承公證,應當提交全部法定繼承人的基本情況及被繼承人的親屬關系證明;其他繼承人已經死亡的,應當提交其死亡證明和其全部法定繼承人的親屬關系證明。”
多年來公證機構辦理繼承公證的慣常模式為:首先要求當事人提交被繼承人的親屬關系證明,公證機構受理公證申請后再對被繼承人的親屬關系情況進行核實。然而隨著政府清理證明工作的不斷推進,“親屬關系證明”終將在繼承公證辦理 中消失。
      國務院辦公廳于2018年6月15日發布的《關于做好證明事項清理工作的通知》規定,沒有法律法規規定的證明事項一律取消。2018年9月5日起,司法部在中國法律服務網開通“群眾批評——證明事項清理投訴監督平臺”。各地相應出臺證明事項保留清單、取消清單,“親屬關系證明”不在保留清單里面。如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于2018年5月2日發布的《關于進一步規范村(社區)證明事項的通知》,取消清單里面明確列明“親屬關系證明(夫妻關系證明、其他近親屬關系證明)”。
      在政府清理證明的背景下,當事人未提供“親屬關系證明”,公證員如何才能有效防范遺漏繼承人的風險呢?
      一、收集證據時堅持證據形式多元化及形式自由原則
      一份“親屬關系證明”往往記載被繼承人的配偶、子女、父母等第一順序繼承人的全部情況,簡單明了。我們行業喜歡“親屬關系證明”,但是多份親屬關系的證據材料集合起來也可以代替一份概而全“親屬關系證明”。
      結婚證、離婚證、離婚裁判文書可以證明婚姻關系,出生醫學證明、獨生子女光榮證、收養登記證、離婚協議、離婚判決書、離婚調解書等往往可以證明某人是被繼承人的子女,被繼承人戶籍與父母或子女在一起的常住人口登記表往往可以證明父母子女關系。這樣的幾份親屬關系證據材料集合起來可以證明完整的繼承人情況。
      部分安葬證上記載有持證人與死者的關系,死亡注銷戶口證明上也記載了“注銷戶口的人”與死者的關系,公房早年的租賃證上往往記載了同住的家屬姓名,退休證上往往記載著其供養的直系親屬情況。親屬關系的證據材料是多元化的,證據材料的形式是自由的,公證員對證據材料的采納要保持開放性的思維。對當事人進行詳實的詢問,引導當事人將其已具備的證據材料提供詳盡。
      二、強化公證機構核實職責,減輕當事人舉證要求
      雖然我國《公證法》只規定了公證機構的核實權,在實際操作上,核實權與調查權并無差異。2016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意見》強調“支持公證機構對法律行為、事實和文書依法進行核實和證明”、將“核實”與“證明”并列。當前公證機構嚴重依賴當事人提供各種繁多的證據來證明有關事實,這種工作方法越來越受到詬病。公證機構應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意見》為契機,強化公證的核實職能,主動為當事人收集證據。
      目前很多公證機構已經開始綠色繼承辦理模式,公證機構主動幫助當事人收集親屬關系證據材料,既免除當事人提供證明的負累,又可有效規避當事人提供虛假證據材料的風險。公證機構受理繼承公證申請時,應盡可能詳盡地 詢問被繼承人及繼承人的相關情況,記錄詳實的線索,根據已收集的線索進行嚴謹、細致、深入的核實,比如到被繼承人或繼承人的單位核查人事檔案、到派出所查詢早年的常住人口登記表、到檔案館查詢婚姻登記記錄情況(我市各區民政局的婚姻檔案每隔幾年會移交至該區的檔案館)及結婚登記檔案材料(2003年新《婚姻登記條例》實施后取消“單身證明”,在此之前結婚登記的檔案材料里面有當事人的未婚證明或離婚/喪偶后未再婚的證明,婚姻登記審查表會記載該次婚姻登記時的婚姻情況,如系離婚,婚姻登記審查表往往會記載離婚證或離婚判決書編號,而這些編號往往能夠解讀出離婚的年份及辦理離婚手續的機構名稱)、到陵園現場查驗墓碑、對知情人做核實筆錄等。
查閱人事檔案、現場查驗墓碑等往往比向知情人核實得來的證據更可靠。進行核實的工作人員如果能夠總結出人事檔案保管地的一般規律,并就單位名稱、職工人事檔案保管地、查檔聯系人及聯系方式等建立一個電子文檔(方便在電腦上使用“查找”功能快速查找),可以極大提升找尋檔案保管地的效率。
      三、在有限的證據材料里,探尋細節背后隱藏的信息
      關注證據本身的細節信息,即使細節本身并沒有明示風險或案件隱情,我們公證人仍需致力于從細節之間的聯系、生活經驗法則中推導出有關風險或案件隱情。一般來說姓氏隨父親,喪葬事宜由近親屬操辦,父母與子女以及子女之間的年齡差都遵循基本生育規律。
      如果被繼承人的戶口簿或常住人口登記表或人事檔案中記載的曾用名與現名的姓氏不一致,家屬所陳述的被繼承人父親往往實際上是其繼父或養父,如果是繼父我們還需要考慮生父的繼承權。如果年紀最大的子女隨其姓氏而非其丈夫的,被繼承人往往是再婚,我們需要考慮其前次婚姻是否還有其他的親生子女。
      被繼承人的醫學死亡證明上有“家屬聯系人”的姓名和聯系電話。如果這個“家屬聯系人”不在申請人陳述的繼承人之列而且是與被繼承人及被繼承人子女姓氏不同的異性,我們需要懷疑“家屬聯系人”會不會是被繼承人的再婚配偶?我們有必要給“家屬聯系人”打個錄音電話核實一下其與被繼承人的關系。
      如果被繼承人或配偶與子女年齡相差過小不符合生育規律,被繼承人或配偶往往是再婚而非申請人慣常說的原配夫妻。如果子女間年齡相差只有幾個月,往往是因為子女的父親在解放前有多個配偶。
      派出所查詢的常住人口登記表上往往會記載同戶的人為戶主的“幾子” “幾女”,我們需要將該排行數字與繼承人陳述的情況進行比對,看是否有隱瞞其他子女的情況 。
      四、注重公證詢問,強化隱瞞繼承人法律風險的告知
      公證員在詢問過程中,應懂得應用心理學,注意觀察被詢問人答話的語氣、聲調和動作表情,判斷被詢問人的陳述的真假。當事人在回答公證人員詢問內容時如說謊、提供虛假情況,在其面部表情上一般會或多或少有所反映,回答問題有急促、語意較亂、眼神飄忽的反映特征。公證員通過與當事人面對面的交流,可以憑直覺推斷當事人有無說謊。如果一旦覺察到當事人未如實回答某個關鍵問題,應就該問題揪住不放,想方設法繼續追問,直至內心確認當事人回答屬實。講究詢問技巧,每個個案根據關注重點的不同進行針對性詢問,避免“是否……?”“是不是……?”式詢問。
      對當事人隱瞞繼承人法律風險的告知,需要直切其痛點,重點告知:繼承人未明確表示放棄繼承的,視為接受繼承,遺產未分割的,視為共同共有,F實中很多棄權的當事人往往非無償放棄,而要求應繼承份額折價補償。每年都會碰到幾起,要繼承遺產的當事人當場就承認還有其他的繼承人。公證辦完后在場的其他繼承人都可以拿到其應繼承份額部分的折價款,但遺產實際確歸他與被隱瞞的繼承人共同所有,他覺得就他一個人吃虧。有些當事人覺得被隱瞞的繼承人不論多久后可以找自己清算遺產,現在不解決好,以后會給子女留下麻煩。
      在政府清理證明的大背景下,當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有限,我們唯有改變辦證思維和服務模式,才能滿足社會的公證需求,避免繼承公證被棄之如敝履。

(原創,轉載需授權)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相關推薦

    沒有相關推薦
腾讯分分彩